架起生命桥梁,深圳大学多位师生接力捐献造血干细胞

5月30日上午,彭润霖与一位患有白血病的农民父亲骨髓匹配成功,捐赠了造血干细胞悬浮液267毫升;6月18日,黎金山为一名患有地中海贫血症的儿童捐献了造血干细胞;7月2日,孙国强成功为广州某位中年男性白血病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280毫升。他们是深圳大学的在校生,成为继深圳大学教师梁群、学生王凯民、学生马佳智之后,第四、五、六位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深大人”。

谈起各自的捐献萌芽,三位捐赠者都不约而同谈到了一篇名为《救命骨髓》的小学课文。在黎金山印象中,有一位患有白血病的小学同学生命永远停留在了小学三年级的暑假。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自己是如此之近,更使他明白了捐赠干细胞的意义。

对彭润霖而言,他接触过的白血病患者是住在楼上的小学老师的儿子,幸运的是,他配型成功了。彭润霖也由此萌发出了长大后捐赠干细胞的念头,来留住更多的生命。

2016年,刚满18岁的黎金山在学校的采血车上完成了第一次义务献血,并加入了中华骨髓库。时隔四年,2021年3月,他收到了深圳市血液中心配型成功的消息。2019年4月,大二的彭润霖参加了深圳大学与深圳市血液中心联合举办的献血活动,并加入了中华骨髓库;2020年10月,他接到了深圳市血液中心配型成功的电话。2019年6月,大三的孙国强在本科学校重庆邮电大学捐赠血样,并申请加入了中华骨髓库;2021年4月,他接到了重庆市血液中心配型成功的电话后,前往深圳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高分辨配型复合检测

在医生建议下,三名捐赠者开始为骨髓移植做准备。其中包括填写文件、体检、高精配型、抽血、核酸检验、打动员针。据悉,注射动员针的作用是将造血干细胞释放到外周血中,以便尽可能多地分离出干细胞。

三位捐献者打完动员针后感受各不相同。彭润霖称,打完动员针之后会有酸涨的感受,每个人程度不一样;孙国强则感觉打完针后腰比较酸,那几天晚上经常容易出汗;黎金山表示,去医院打动员针时,隔壁病房白血病患者的哭泣声让他意识到,志愿者所做的就是让患者少一分痛的伤害,多一分生的希望。

谈及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活动,三位捐献者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正确认识造血干细胞的捐献,并期待未来有更多的人一起参与,共同架起更多守护生命的“桥梁”。

 


日行一善,善暖人间。

https://www.cywgy.com/jiaodian/202107/1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