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岗村的年轻“留守者”

今年是“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收官之年,经过8年精准扶贫、5年脱贫攻坚战,中国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中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宣告历史性解决,中国创造了世界减贫史上的奇迹。

 

 

在这一重要的历史时刻,《中国青年》杂志推出《脱贫攻坚青年力量》专刊,共分为“沿着总书记的足迹——回访习近平到过村庄的年轻人”“山西灵丘、石楼:返乡青年创业记”“乡村振兴,徐徐展开的青春”“脱贫攻坚中的青年力”“小康生活的幸福读本”五个版块。全方位、多角度讲述了“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中的青年故事。

 

 

从河北阜平县骆驼湾村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十八洞村,从曾经苦甲天下的西海固到革命老区贵州遵义花茂村……这些习近平总书记到过的村庄,青年们发展得怎样?回到山西灵丘、石楼的年轻人又在怎样创业?脱贫攻坚中的青年贡献度几何?那些立志乡村振兴的青年们,正在如何展开他们的幸福读本?从即日起,《中国青年》杂志全媒体推出“脱贫攻坚青年力量”专栏及系列报道,我们且行且听且看。

 

 

 

 

 

 

 

 

 

“ 乡村振兴记 ——徐徐展开的青春 ” 系列报道 ③

 

 

 

 

 

小岗村的年轻“留守者”

 

 

 

@文/本刊记者 郝志舟

 

 

 

 

 

九月的风轻柔地倾泻在凤阳的乡间公路上,公路两侧房屋林立、稻田金黄。在阳光照耀下,小岗村口牌楼上“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的大字越发醒目,《中国青年》记者看到村里绿树成荫,黛瓦白墙交相辉映、处处锦绣。

 

 

 

 

 

但小岗村内仍有一处院落与众不同:土坯房、茅草顶,屋内地面坑洼不平,家具摆设陈陋不堪。弯腰挤进逼仄的里屋,却正是当年那个深夜,村民签订“大包干”契约时的“密室”所在。1978年11月24日那个寒冷的冬夜,小岗村的农户们聚集在村民严立华家中开会。就是在这个会上,小岗村的村民按下鲜红的指印,签下了那个著名的协定:

 

 

 

 

 

“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年全年上交和公粮,不在(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作(坐)牢杀头也干(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

 

 

 

 

 

分田单干、责任到人,小岗村的生产热情得到了极大的提高。第二年,小岗村迎来农业上的大丰收,粮食总产量达到13.3万斤,相当于前五年粮食产量的总和;油料产量3.5万斤,相当于前二十年产量的总和;村民的人均口粮由180斤增加到700斤,人均收入由22元增加到400元。这一年,小岗十几年来第一次向国家交售粮食6.5万斤、油料2万多斤,并归还国家贷款800元。

 

 

 

 

 

此后,“大包干”模式几经波折,但终被中央认可。1982年1月1日,被称为“中央一号文件”的《农村工作会议纪要》充分肯定了“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在内的各种生产责任制,“家庭联产承包制”在全国迅速推广,农民的种粮热情被快速点燃,中国的粮食生产能力和潜力如火山喷发般奔涌,农村改革的星火迅速从小岗村传向中国大地。

 

 

 

 

 

 

 

小岗村——农村改革“第一村”新华社记者 王雷 摄

 

 

 

 

 

而当年18位村民以托孤的方式签下“生死文书”的壮举,已成为激励和鼓舞人们勇于改革、大胆创新的样板。2016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小岗村考察时曾感慨道:“小岗村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是我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看了让人感慨万千。实践证明,唯改革才有出路,改革要常讲常新。”

 

 

 

 

 

 

 

 

 

 

 

 

01

 

 

 

 

变与不变的基因

 

 

 

 

 

 

 

 

 

 

 

 

 

 

 

 

 

 

还没有进入养牛场,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酒糟味。这是凤阳县大庙镇牛麦湾生态养殖有限公司在制作混合饲料。用秸秆拌上发酵的酒糟,是西门塔尔牛最喜欢的食物。而圈里的牛,已经个个膘肥体壮,预示着一个丰厚的收获季。

 

 

 

 

 

 

养殖场与所在村开展“村企联建”,助力脱贫攻坚,已经成为当地困难群众的一项重要的脱贫增收方式。2019年底,邬岗村扶贫户52户、102人从养牛场得到了分红收益,“就是直接通过银行账户给村民打钱。”场里还会额外给村里考上大学的学子一份奖励,鼓励教育、办好教育,培养优秀的青年,“这样才能从根上斩断穷根。”

 

 

 

 

 

“牛麦湾”的创始人赵传茂,是一名共产党员。“他是个好人。”大庙镇综治办副主任单正明指着腼腆的老赵说道。一个好人,这大概是老百姓对共产党员最朴实的认知。

 

 

 

 

 

1978年,小岗村18位农民冒险实施的“大包干”成就了小岗村“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的美誉。但是,解决了温饱问题后的小岗村却长期没有发展起来,“一朝跃过温饱线,二十年跨不进富裕门”。2004年2月,作为安徽省第二批选派农村任职干部,沈浩到凤阳县小溪河镇担任党委副书记、小岗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村委会主任。

 

 

 

 

 

面对难题,沈浩没有后退。修建公路、改善村貌、引进资源、集中土地、帮扶群众……沈浩在小岗村的6年里,为脱贫攻坚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党的事业,为“三农”做出了重大贡献。他的勤奋务实、无私奉献,使得小岗村的面貌焕然一新,赢得了老百姓极大的信任和拥护。村民们曾两次用按下红指印的方式强烈挽留他留任,言辞恳切。

 

 

 

 

 

全国百名优秀村官、感动中国2009年度人物、全国敬业奉献模范,被誉为“一座当代共产党人的精神丰碑”……这些都是沈浩获得的荣誉。这位曾经默默无闻的安徽省财政厅青年干部,在小岗村的大胆创新和锐意进取,推动了小岗人“敢闯敢试、勇于创新”的“大包干”精神焕发出新的生机,深刻改变了小岗村的命运,也再一次让凤阳、小岗村的名号和“大包干”的精神响彻于神州大地。某种程度上讲, 沈浩成就了新的小岗村,而小岗精神也让他在最普通、最基层的岗位上实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和誓言,成就了共产党员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感动了千千万万的中国青年。

 

 

 

 

 

现在的小岗村,早已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们小岗村发展得很不错。基本上,像以前那么穷的人已经非常少了。”“90后”青年周地帅说。周地帅过去在企业上班,后来辞去工作返乡种田。如今他和岳父陈夕兵流转土地六百余亩,是小岗村的“种田大户”。谈起沈浩,周地帅很感慨:“他来的时候我们小岗村差不多啥都没有,烂泥路破瓦房,哪里像现在这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想到他一个外地人都能为我们小岗村做到这样,我们身为小岗村土生土长的人,再不去干点实事,怎么对得起沈书记!”

 

 

 

 

 

像周地帅这样,回到小岗的青年还有很多。小岗村团委书记杨伟,从部队复员后返乡自主创业种起了草莓,现在他已经是大棚草莓种植的专家。不仅他挣钱了,流转土地给他的农民也得了实惠,“有的在村子里的企业挣工钱,有的开起农家乐,都过上了好日子。”

 

 

 

 

 

2019年,大学毕业的“大包干”三代关勉,也回到家乡,成了返乡“带头人”。现在,她任职于小岗村创新发展有限公司,经营着小岗村旅游投资管理公司和有机产业园,正在发展小岗的旅游业和现代农业上下功夫。

 

 

 

 

 

老家在山东淄博的“80后”青年王辉,是凤阳小岗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作为“外来”的创业者,他正在应用“互联网+大包干”的方式为乡村赋能,让老乡们“不光是学会用互联网,而是要用互联网去创收”。他的目标是在未来把小岗的项目做成一个上市公司:“将有可能形成全国性的影响,那农村的变化就又不一样了!”在小岗创业四年,王辉收获颇丰,不仅业务越做越好,自己也在小岗入了党,成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02

 

 

 

 

深入农村才能真正了解国家

 

 

 

 

 

 

 

 

 

 

 

 

 

 

 

 

 

 

小岗村的青年干部马学原,自2016年起就一直担任小岗村的扶贫专干。现在,他的工作岗位在司法所,同时还兼着农村“四有”人才和大学生村官的培训负责人。从大学毕业生到村委干部,他的感受是,在基层工作“你要练会十八般武艺,样样都要会,工作才能做得好”。就业情况、年轻人返乡情况、新时代文明实验站建设、移风易俗、垃圾分类、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与分红情况……他说起来都头头是道。“我们村相对于周边(的农村),幸福指数还是比较高的,因为不仅有分红,我们每年的养老跟医疗两项保险也都是村里代缴的。”

 

 

 

 

 

2019年度凤阳县优秀共青团员袁肖,则是在外地打工后返乡,回到小岗村担任扶贫专干。他说起自己的 “初心”也颇为简单:“我们年轻人肯定是要在家乡需要的时候返回来的,为自己的家乡做一点事情,尽一点自己能尽的力。”一年的扶贫专干工作,也让这个22岁的年轻人对于“责任”有了新的认知:“刚回来的时候还比较迷茫。那时候出去打工只是想去赚钱,现在工作上虽然挺烦琐,但是每天过得很充实,能学到很多东西。来了一年多,从以前的什么都不会,到现在能独立去完成各项扶贫工作,我觉得自己进步挺大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地域文化特征可以影响人的性格、塑造一个人,人的性格因素与行为也在积极改变着周遭的环境与社会。“敢闯敢试、敢为人先、勇于创新”的“大包干”精神,以及共产党员沈浩用自己的生命书写的“关键词”——“无私付出、扎根基层”“心系群众、热爱人民”“爱岗敬业、勤政廉政”……都在深刻地影响着今天的凤阳。就像反映沈浩同志先进事迹的影片《第一书记》主题曲中唱的那样,“清清白白、勤勤恳恳,不求光环、不求缤纷”的理念,正在逐渐成为青年内心的主动选择。

 

 

 

 

 

大庙镇的团委书记徐从聪,2013年大学毕业,在村里当了三年的大学生村官。2019年开始,他同时兼任大庙镇扶贫站的站长。对于贫困户的情况,这位“90后”青年“了如指掌”:“今年我们全镇的贫困户数量是20户34人……基本上到今年年底全部脱贫。”从刚开始到农户家里“还有些腼腆”到如今跟老百姓“打成一片”,徐从聪说,沈浩书记到农民家里“拿起碗吃饭”的故事让他印象深刻,“说明人家不把你当外人,农民可不就这样嘛!”是的,你实心实意为老百姓办事,老百姓就真正信任你,不拿你当外人。

 

 

 

 

 

 

 

大庙镇团委书记、扶贫工作站站长徐从聪(右)入户走访

 

 

 

 

 

在枣巷镇张王村,《中国青年》记者见到了枣巷镇团委书记张敏、扶贫专干杨辰子和刘甜甜。张敏自2016年开始参与扶贫工作,从入村入户开始做起,核对每个人的收入、评定贫困户,吃透每一条国家在扶贫攻坚方面的政策,如今她已经是扶贫战线的一名“老兵”。

 

 

 

 

 

与农村、农民打交道,对于这些“90后”青年来讲,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有时候,要改变他们的一些想法挺难的。你要不断地跟他们去沟通,不断地去谈心,让他慢慢地转变。”刘甜甜坦言,在担任扶贫专干之前她的脾气“很火爆”,“但是现在不一样,我可以搬个小板凳,跟你一聊就几个小时,就是掌握了扶贫工作的技巧和跟贫困户之间沟通的技巧。”她大笑起来。

 

 

 

 

 

“其实有的时候也觉得挺辛苦的,对我们基层干部来讲,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杨辰子则感叹道,“我们乡镇比较偏,回家也比较远……有时候也特别累,遇到不被理解的时候,心里也特别难过,回家就会在父母面前哭。但是我自己选择的,就要把它做好……把眼泪擦干了,我就继续做,还是要坚持下去。”

 

 

 

 

 

农村的年轻人大多外出发展,留守的基本都是中老年人。而像张敏、杨辰子、刘甜甜这样的年轻人反而留在村镇一级,成为新的“留守者”。某种程度上讲,他们正是中国的现代化进程里维系乡土中国的主线之一。

 

 

 

 

 

 

 

枣巷镇扶贫专干杨辰子(中)验收种养殖情况

 

 

 

 

 

“农村,有农村的规则。而扶贫攻坚,让我们青年真正深入基层,深入农村,接触到广大人民群众,对我们青年人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团凤阳县委副书记张爽这样评价“脱贫攻坚”对青年的意义:“脱贫攻坚这项工作,对青年、青年干部的成长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基层一线的团干部和青年也确实抓住了这个机会,既实心实意地为人民群众做实事,也在实干中增强了自己的本领——青年,只有真正深入农村一线,才能真正了解我们这个国家,真正了解我们的老百姓。而脱贫攻坚,让许多年轻的心灵有了贴近大地的脉搏与人民的心脏一起跳动的机会。

 

 

 

 

 

当然,实现“脱贫攻坚”的目标,是个体与集体共同发力、形成合力的递增过程。“每次有新的政策、措施,我们的扶贫手册就要修改一次,不知道修改过多少次了。”团凤阳县委副书记张琼介绍,为了让一线的青年扶贫干部对国家的扶贫政策始终保持最新的状态,凤阳的团组织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单位包村、干部包户,通过光伏扶贫电站、果蔬大棚、水产养殖和薄壳山核桃种植、圆梦微心愿等活动,帮助贫困户相继脱贫。

 

 

 

 

 

对于大多数青年人来说,“脱贫攻坚”的工作中可能没有轰轰烈烈的大事,很多时候是在细枝末节中见真功夫,在慢工细活中把农民从贫穷的桎梏中解救出来。每一个扎根基层的“扶贫专干”,都代表着党和政府,面对着普通群众,在默默无闻中工作。他们可能不会有惊天动地的伟业和功绩,但对于穷苦的老百姓来说,却真真正正是在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日行一善,善暖人间。

https://www.cywgy.com/jiaodian/202012/971.html